VERTU手机在中国销售混乱,新东家被指为"土耳其版贾跃亭"

发布日期:2017-07-28

上海,恒隆广场,这里是上海最高端的奢侈品销售商场,地下一层的VERTU手机专卖店与众多奢侈品腕表品牌店比邻,这里的手表动辄十几万、数十万一块,而VERTU手机的售价一点也不比这些名表便宜。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由于无力偿还高达1.28亿美元的债务,奢侈手机品牌VERTU正式宣告破产,其位于英国的手工制造工厂也已关停,约200名员工面临失业。在中国,VERTU中国官网已无法正常登录。

但几乎与此同时,一位美国VERTU用户接受《IT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不久前他还刚刚收到VERTU的官方邮件,称私人助理功能会在9月份升级。在美国,VERTU官网依然可以正常登录,而另一位VERTU中国用户则坚信,破产只是谣言,作为用户,他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难道,VERTU的破产只是谣言?

渠道混乱  部分智能机型涉嫌违规销售

“我们没有倒闭!我们这里现在仅出售VERTU非智能机,VERTU智能机目前正在系统升级中,暂不对外出售。”恒隆广场VERTU店内的工作人员向《IT时报》记者解释道。

恒隆专卖店是VERTU在国内最早、最大的销售网点之一,记者看到,店内至今仍陈列着不少款VERTU的智能机和非智能机。

店员表示,VERTU非智能机目前可以正常出售,这些经典款型虽然售价动辄十万多元,但销量依然不错,“很多人将VERTU手机看成是工艺品,可以买来玩赏、收藏。智能机处于系统升级过程中,现在暂时不卖。”

当记者询问,智能机升级何时可以完成时,上述店员表示暂不清楚,如果客户想买的话可以提前预订。

在上海国金中心商场内的另一家VERTU专卖店内,店员表示,VERTU手机目前处于缺货状态,店内的所有手机仅用于展示,一部也不卖。

在线上的京东VERTU旗舰店,客服人员表示,VERTU品牌智能机部分型号是有货的,可以直接购买。

《IT时报》记者调查显示,全国VERTU门店对手机销售的态度不一。如北京VERTU专卖店店员就表示,部分型号智能手机仍可正常销售。

对于VERTU在中国区销售的混乱情况,负责VERTU手机国内销售的纬图通信贸易(中国)有限公司相关人员拒绝接受记者采访。工商资料显示,纬图通信贸易(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为陈刚。

另据《IT时报》记者发现,VERTU的主力智能机型之一SIGNATURE TOUCH的WCDMA数字移动电话机入网许可证已于今年5月23日到期,在工信部网站上显示为“过期”。如果VERTU仍在国内销售SIGNATURE TOUCH相关机型,则涉嫌违规销售。

“接盘侠”自身难保

VERTU欠债破产消息不胫而走之后,第一个站出来辟谣的是VERTU官方微博,其在声明中表示,VERTU目前一切运转正常,包括产品研发、销售和售后服务。VERTU仅由于新入股东投资人之间的债务纠纷关闭了在英国的一家生产效率低下的工厂。

VERTU品牌由诺基亚于1998年创立,是全球第一家奢侈手机公司。2012年,盛况不复的诺基亚以1.75亿英镑的价格将VERTU品牌90%的股权出售给瑞典投资公司EQT。2015年,EQT又将VERTU卖给香港基金公司Godin Holdings(戈丁控股)。

今年3月份,命运多舛的VERTU经历了第三次易主,土耳其流亡商人Hakan Uzan花费5000万英镑(约合人民币4.22亿人民币)从Godin Holdings公司手中买下了VERTU,而Hakan Uzan的个人经历则堪称“土耳其版贾跃亭”。

Hakan曾经是哈佛的高才生,土耳其Uzan企业集团继承人,该集团于1994年从诺基亚和摩托罗拉借款成立了一家移动运营商Telsim。2000年,金融危机时,Telsim遇到财政困难,曾被诺基亚等公司起诉。2004年,为了偿还其家族近57亿美元的银行贷款,土耳其政府查封了200多家属于Uzan集团的公司。负债累累的Hakan Uzan和家族的几位家庭成员流亡国外。

Hakan Uzan的领英LinkedIn信息显示,这两年来,他一直待在英国,也正是VERTU公司的所在地。诺基亚曾经是Uzan集团的债主,具有讽刺意味的是,VERTU这位曾经的诺基亚宠儿几经辗转,却又来到Uzan继承人手中。

据媒体报道,VERTU的前任所有者,也就是来自相关对冲基金的Gary Chen表示,Hakan Uzan收购VERTU至今未支付任何交易款项,只有一张来自银行所谓的“付款截图”,但是银行方面根本没有收到Hakan Uzan的任何款项。为此,Gary Chen决定起诉Hakan Uzan,要求巨额赔偿。

今年6月,VERTU与TCL通讯科技控股有限公司签署了一份协议。该协议价值4000万美元,按照协议内容,VERTU将在30000部手工制作的新机中使用TCL通讯的技术。这批手机将在VERTU位于英格兰汉普郡的Church Crookham的工厂生产。虽然这份协议看起来让VERTU“重获新生”,这但也加重了VERTU的债务负担。